岳阳市云溪区弘善福园公墓
E-mail:694062322@qq.com

电 话:0730-8414833
陵园负责人: 

李董事长 13507309887 

曾总经理 15973029858 

地 址:湖南省岳阳市云溪工业园

往北2公里(107国道旁)

长炼殡仪馆服务点值班电话
:8477644

地址:长炼医院旁

 

陵园必读

您目前的位置:首页>>陵园必读

关于死亡~生物学如是说
 生物学对死亡的解释是:“机体生命活动的终止,从而乃是个体作为独立生命系统的死亡,并伴随蛋白质和生物聚合物等生命最重要物质基础的分解……”生物学家的说法明显缺乏诗意和激情,也没有悲哀,也没有生动与含蓄,而是使人感到恐怖。某些生物学家划分出一个部分死亡的概念,亦即部分细胞死亡或整个器官死亡(坏死)。一些最简单的单细胞体,其个体自然死亡表现为细胞分裂的形式,因为该个体在生命终止的时候也就产生出两个新的细胞来取而代之。而一个人的个体生命死亡后,通常会留下尚未完全死亡的器官和细胞,以及尸骸。由于引起死亡的原因不同,人的死亡分为自然死亡(生理性死亡)和非自然死亡(病理性死亡和灾害死亡)。前者是因为机体的基本生命机能经过长期不断发展的衰竭所致,后者则是由机体的各种病状,身体最主要器官(大脑、心脏、肺、肝脏等)的各种疾患引起的,或者是外力的打击导致器官的破坏而引起的。人的死亡,首先是停止呼吸和血液循环,因此,死亡可以分为两个基本阶段:临床死亡和随之而来的生物学死亡。在临床死亡期,生命功能尚可完全恢复,但接踵而来的便是生物学死亡——细胞和组织里的生理过程无可挽回的终止。但是,有的生物学家指出,死亡是人的身体中的生命,而胚胎细胞则是非死亡部分,因为他们在适当的条件下会发展成为新的机体,形成一个新的躯体。在一定的时间内,单细胞生物仍旧是非死亡性生物,相反,它们的繁殖并不伴随死亡,而是生命物质的一种原始的特性,比如产生这种特性的生长,生命在地球上一开始就没有间断。细菌不可能了解什么是死亡,因为它只不过会一分为二、二分为四。死亡对它来说并不存在。美国生物学家列奥拉德·海弗利克发现,人体细胞分裂的极限为50(±10)次,也就是说,细胞的最后死亡是不可避免的,无论我们采用什么巧妙的办法。可以对细胞进行冷冻,然后再恢复常态——它仍然“记得”已经分裂过多少次了。俄罗斯科学院化学物理研究所的阿列克谢·奥洛夫尼科夫甚至发现了细胞分裂的“计数器”——细胞老化和死亡的原因。原来,细胞每增加一倍(繁殖)时,DNA的分子都会变得短一点。一旦缩短到把最重要信息译成代码的基因那样短,细胞便最终死亡。奥洛夫尼科夫对这一缩短的过程作了这样的解释:“DNA多聚酶按基质链转移时,会生成一条DNA子链,它的辨识和催化中心在空间上是分开的。当第一个中心——犹如一台机车——到达基质末端时,第二个中心——犹如列车的最后一节车厢——便会在相当远的地方停下,链的末端不再复制。如果辨识中心居于末端,那链首也会因此而不作复制。因此,列车的长度——即两个中心的距离——便决定着复制的程度。DNA缩短的另一个途径是,复制合成从一个端头,即从一小段核糖核酸(RNA)开始。在合成之后,端头便离去,复制部分就变得比基质更短了。”对于不喜欢“技术细节”的人们,我可以说得更简单:开初的长度和列车(DNA分子)在(生命)运动过程中的缩短量是编定了程序的,为什么这样?是谁编的程序?是上帝吗?是佛、菩萨吗?是大自然吗?于是我们遇上了生存研究的现代实践中一个最大的难题。按宗教的说法,这是人们自己编定的程序。报应?
上一篇:面对死亡